重返校园老公娶我我还能重返校园吗?

我还能重返校园吗?

时间:2017-04-20 13:04:20   来源:总编辑室   作者:赵问涛

核心提示:重返校园老公娶我校园恐惧症;资源整合;实地训练一、案例描述小M,男,小学就读于父母工作的学校,天资聪慧,学习成绩优秀,一直担任班长、科技队队长,操控航模技巧娴熟,曾多次获省市级优异名次。身为教

校园恐惧症;资源整合;实地训练

一、案例描述

小M,男,小学就读于父母工作的学校,天资聪慧,学习成绩优秀,一直担任班长、科技队队长,操控航模技巧娴熟,曾多次获省市级优异名次。身为教职工子女,且其父亲是学校的中层领导,小M小学6年一直受到父母和老师的全面照顾和关注,是名符其实的校园宠儿。

但当小M带着憧憬踏入梦寐以求的重点中学后,一切都变了。由于身边高手云集,优秀学生比比皆是,不论是学习成绩,还是竞选班干部,甚至航模比赛,小M都处处受挫,过去习惯被人仰视和羡慕,习惯被荣誉光环围绕,如今却默默无闻。小M无法接受如此巨大的落差,开始逃避初中生活。

从起初要求每周回家两个晚上,到四个晚上,到每晚,直到提出走读的要求,年轻的班主任和慈祥的父母都一一答应。即使如此,同学们质疑的目光,背后的议论,疏远的关系同样让小M越来越紧张。上课走神、回答问题频频出错、学业成绩持续下滑,学习状态越来越差,一系列的打击使小M感到害怕,他开始恐惧校园生活,逃避上学,逃避出门,逃避人群。

2010年12月,小M开始待在家里休息。父母按照班主任的建议带小M去一个社会心理咨询机构咨询,咨询机构诊断小M为校园恐惧症,并建议父母考虑为小M休学。就这样,小M正式办理了休学手续,开始了长达一年的休学生活。

2012年5月,已经休学一年的小M并没有丝毫的进展,甚至恶化发展到不愿走出家门,不愿见人,将自己封闭在狭小的房间里,这让父母无比担心。多方求助后,小M父母经人介绍,开始求助于笔者所在的心理辅导团队。

二、案例分析

经过两个月与小M及其父母的咨询面谈,心理辅导团队老师推翻了种种假设:不存在生理性因素、创伤性经历、家庭暴力以及严重家庭教育失误。

小M的校园恐惧症主要源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小M自身心理素质薄弱

从优秀生到普通生的过渡中形成巨大的心理落差,加上对自身能力和所处环境的评估不客观,导致小M越来越无法面对自己的平凡,无法接受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现状,逐渐失去信心。小M开始逃避现实,自我封闭。这属于典型的耐挫性差、新环境适应不良的表现。

本来,只需要有针对性地对小M进行信心重建和自我评价标准的修正,就能帮助其在新环境中坚持下去和逐渐适应。但是,在前期面谈中了解到,小M的父母并没有正视小M自身存在的怯懦和逃避等问题,没有义正言辞地指出小M的不足,依然不断地肯定小M,回顾小M过去的辉煌业绩。为了劝说儿子上学,小M的父母还使用哄骗和诱惑等错误手段,殊不知,这更加刺激小M面对不了自己从辉煌跌落平凡的现实,更加逃避学校和同学。

(二)父母、老师错误的教养方式

经过多次面谈和观察发现,小M的父母十分宠爱他,对小M基本上百依百顺。父母习惯妥协儿子,而小M也变得能轻易地控制父母。在第一次上门辅导的现场,心理辅导团队的老师们就清晰看到,M爸对孩子十分宠溺。当天恰逢小M需要前往市德育基地参加学校军训,但是小M拒绝出门回校。在劝说过程中,M爸反复使用哄骗、贿赂、退让等不恰当方式来处理孩子的不合作行为,这反而令小M的无理要求得到鼓励,更加有恃无恐。可以推断出,正因为父母的习惯性退让,小M在上学方面的不断退缩行为也就得到认可,这种结果是孩子与父母相互训练形成的。孩子从一开始的撒娇哭闹获益,到后来的完全退行,父母一步步妥协退让,束手无策,最后完全被控制住了。

同时,班主任很年轻,没有应对此类学生的经验,也害怕出现校园安全事故,因此,轻易同意小M回家休养。正因为父母、老师的不断退让妥协,小M反而越来越脱离校园、脱离群体,越来越难以适应他人的目光、言语和校园环境。

(三)夫妻教育理念和方式不统一

从夫妻各自的抱怨中看出,妻子认为丈夫太软弱,没有权威,总是跟儿子商量(讨好),儿子想要什么就给什么,对孩子千依百顺。丈夫则认为妻子信基督教后变得神神叨叨,带坏了儿子。在接触和观察中可以发现,M爸有点看低M妈,认为她什么都不懂,只会信教和唠叨,儿子的教养一贯由自己包揽,甚至不太在意M妈。在第一次上门辅导过程中,由于小M的不合作,曾发生一点肢体冲突,M妈的手受伤流血不止,但是,M爸全身心关注儿子,对自己妻子的受伤视若无睹。夫妻之间教育理念的不统一,让孩子有机可乘。同时,爸爸对妈妈的不在乎、不尊重,也带给孩子一种错误的示范,造成儿子对妈妈的教育毫不在意,妈妈在儿子面前无权威的状况。

(四)父母自身存在心理障碍

父亲对小M存在严重的精神依赖,照顾和保护小M成了父亲自身能力的体现,这使小M的独立性缺乏,父亲则用顺从孩子来获得安全感、价值感。妈妈由于夫妻关系的不和谐,丈夫和儿子对自己的不在意和不尊重,以及工作上的负面情绪影响,开始寻求精神寄托信奉基督教,虽心境获得一定程度的平复,却有点消极和悲观,将很多自己没有尽力或无能为力的事情归结为命理定数。母亲在用忍辱负重的方式获得安慰。

(五)父母的执行力欠缺

父母的教育理念、教育方式都偏向于商量、妥协,于是在解决孩子实际遇到的困难时,显得没有执行力,感觉总是力不从心,不知道怎么办。同时也因此在孩子面前失去了权威感,客观上造成一个未成年孩子在主导家庭事务。

三、辅导过程

综合分析的结果,心理辅导团队老师制定了一个大胆、冒险的计划,决定利用2012年10月初二年级在德育基地的军训机会,强行带小M重返集体生活。根据所定的阶段性任务计划,心理辅导团队导师派出10名心理老师组成个案辅导小组,专门负责小M重返校园的针对性训练和跟踪辅导。

(一)参加德育军训,重建同学关系(一星期)

具体做法:小M在父亲的陪同下参加德育基地军训,重新接触分离一年的同学。

在德育基地军训期间,起初,小M故技重施,先用哭闹、耍赖等方式威胁父亲带他回家,无果之后,又采用提供假承诺的方式,希望能让父亲心软,依然无法实施后,索性赖在军训基地宿舍里,不肯下楼,更拒绝参加任何班级活动。心理辅导团队得到M爸的情况汇报后,立即派出三名心理老师进入德育基地,采用阶梯式训练方式,引导小M接触人群。

小M习惯被父母呵护,习惯柔声细语的劝说。当他不合作时,心理老师们言辞严厉,目光坚定,不解释、不商量,温柔地坚持让小M完成老师下达的所有指令。遭到拒绝或者消极不合作时,心理老师依然心平气和,让小M体会到这件事情必须完成,再也得不到迁就或妥协。待小M从心理上服从后,开始执行阶梯式训练。

1.利用小M生病

7.小M参加军训汇报演出。

由于每个阶梯任务都很简单,加上老师的温柔坚持,小M很难拒绝,只能服从和完成。

所谓阶梯式训练,即让被训练者首先接受和完成前一个简单的任务,从心理上放下防御,轻易获得任务完成后的成功感和喜悦感后,被训练者就更难拒绝后一个任务的要求,从而被辅导员带领着一步一步完成所有的训练任务。小M正是通过这种阶梯式训练,成功与阔别一年多的同学重建第一层接触。

同时,小M父亲被安排在一处办公室,暗中观察老师的整个操作过程,这可以给父亲一个实地学习的机会,帮助父亲理解温柔坚持的技术,帮助父亲重新找回家庭教育中的管理能力5.定期召开家庭会议,肯定父母和孩子各自的成长,分析训练过程中出现的卡点,共同探讨调整方案,以获取父母和孩子最大程度的合作。

四、分析总结

本个案之所以最终获得圆满成功,主要源于以下几个要素的落实。

第一要素循序渐进,提供了台阶给被辅导者,采用一种阶梯式的训练方式,引导被辅导者从心理上和技能上重新接纳自身的恐惧,渐渐接近同学、老师、校园生活。

第二要素管理上的温柔坚持技术。教育过程中必然包含着管理成分,而管理不仅是通过讲理来完成,更多时候是依赖于温柔坚持,以及执行到位、执行到底。

第三要素全方位配合。在孩子的整个训练过程中,学校、父母、心理老师、德育基地、宿管、班主任等,所有的人员都积极地配合,保证给孩子营造一个安全、可靠、科学的环境来恢复其信心。

第四要素亲子关系稳定亲近。由于孩子与父母的感情正常,在训练过程中孩子不会滋生不健康的报复心理机制,于是孩子才会渐渐地配合老师的帮助和训练,才会渐渐地配合与服从老师的要求,才会在大家的陪伴和鼓励下一步步地坚持下去。

第五要素在真实生活中进行训练。这个案例没有依赖于办公室里的训练,也没有依赖于脱离生活的空洞说教,而是在孩子真实的生活中实地训练,只有在真实生活中训练得来的能力才是真正的能力。

以往类似个案的失败或者遗憾表明,辅导最大的阻碍因素在于提出的训练要求对求助者来说难度太大。即使将训练辅导的目标和措施划分为多个阶段,但由于没有将阶段目标和措施细化到一个个小的行为指令,没有提供阶梯给求助者去获得心理上的安全感,故而容易被求助者拒绝,或可能带给求助者二次挫败,打击改变自身的信心,致使其放弃合作或求助。

【中国青少年教育网(xzmba.com)】文章来自各大网站,进行了编辑整理为的是给网友和需要的网民们,小编搜集的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查看更多相关文章,请访问安全教育频道。看了这篇文章的还看了
重返校园老公娶我还我整洁校园如果我能重返过去重返校园作文鹿晗重返校园重返校园感言重返校园特种兵重返校园的保证书梦见重返校园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